问题库

宋江和鲁智深关系如何?

觉慧曹黎明
2022/1/15 17:05:21
宋江和鲁智深关系如何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西瓜笑笑生

    2022/1/18 16:13:33

    镇元子是地仙之祖,只拜天地,他与元始天尊谁的的地位更高

    《西游记》中,镇元子是地仙之祖,地位崇高,唐僧师徒经过五庄观的时候,看到镇元子只拜天地,在原著里面有这样一段话:

    清风明月说到: “三清是家师的朋友,四帝是家师的故人,九曜是家师的晚辈,元辰是家师的下宾。”

    元始天尊正好是三清之一,由此可见,镇元子和元始天尊当然是朋友关系。不过这话并非镇元子所说,而是其徒弟清风明月说的,难免有些自吹自擂的嫌疑。悟空等人听了都是嘲笑不以,因为几人都听出了清风明月一直在抬高自己师傅的身价,所以不足为信。

    关于镇元子的地位,我们可以从寿星的话来分析。话说当时他们四人西去路上,行至镇元子的道观,阴差阳错的悟空闯了祸,推到了道观里的人参果树,惹怒了镇元子,扣留了师徒四人不放他们西行,悟空当时便分身去求助寿星,讲了事情的经过之后。寿星说道:“你这猴儿,全不识人。那镇元子乃地仙之祖,我等乃神仙之宗。你虽得了天仙,还是太乙散数,未入真流,你怎么脱得他手?”

    此处便提到了镇元子乃是地仙之祖,而寿星是神仙之宗,两家并称为祖宗,看得出来两家的应该地位是相等的。而元始天尊可是道教的最高神灵啊,连玉帝见了都是要礼让三分的,那寿星作为玉帝的下属,属于南极长生大帝门下,而南极长生大帝属于四御之一,排在三清之后,所以镇元子的地位当然低于三清。

    如果按照《封神演义》中的说法,南极长生大帝可能就是南极仙翁,是元始天尊的徒弟,所以说跟寿星同级的镇元子是比原始天尊地位低的。

    再从《西游记》中来说!

    在《西游记》神话体系中,神仙是有等级排列的,比如三清、四御、五方五老、六司、七元等等。

    其中三清指的是玉清元始天尊、上清灵宝天尊、太清道德天尊。

    四御有两说,有说四帝,有说六帝,咱们全部给列出来,他们身份仅次三清,分别是:玉皇大帝、勾陈上宫天皇大帝、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、东极青华大帝(太乙救苦天尊)、南极长生大帝、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。

    而五方五老分别是:东方崇恩圣帝、南方南极观音、西方如来佛祖、北方北极玄灵,中央黄极黄角大仙。

    由此可见看出,论身份,观音算是第三档!

    而镇元子看见观音还得恭恭敬敬,说明他身份高不过观音,那么自然要比元始天尊低了。更重要的是他还和孙悟空八拜为交,更是自降身份。








  • 罗必超

    2022/1/23 3:39:58

    金翠莲,这个水浒中早期出现的女性形象,我觉得不能用好坏来形容吧。

    先看金翠莲的背景:她们是东京人氏,流落在此,此间有个财主,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,出了三千贯钱,娶金翠莲为二奶。

    金翠莲说:“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,虚钱实契,要了奴家身体。未及三个月,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,将奴赶打出来,不容完聚,着落店主人家,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”。

    也就是说郑大官人没有给钱,却要了人家。现在,不仅把金翠莲赶了出来,而且还找她追讨三千贯钱。

    如果金翠莲所说的完全属实,郑大官人涉嫌诈骗犯,但真正有动作的其实是郑大官人的大娘子,也就是正妻。因此,逼迫金翠莲的人,是郑家的大娘子,金翠莲痛恨的人,是郑家的大娘子。

    金翠莲其实并不记恨郑大官人,“不容完聚”四个字就体现除了她的心境,说明金翠莲是怕大娘子的,是渴望回到郑大官人身边的,是希望能容她完聚的。可以说,金翠莲是铁了心要当二奶的。

    那么鲁达是为了救金翠莲,三拳打死镇关西吗?我看不是。

    书上原文却把鲁达看金翠莲时的那种眼神,描写的格外细致:

    看那妇人,虽无十分的容貌,也有些动人的颜色。但见:蓬松云髻,插一枝青玉簪儿;袅娜纤腰,系六幅红罗裙子。素白旧衫笼雪体,淡黄软袜衬弓鞋。娥眉紧蹙,汪汪泪眼落珍珠;粉面低垂,细细香肌消玉雪。若非雨病云愁,定是怀忧积恨。大体还他肌骨好,不搽脂粉也风流。

    从头上的发髻、玉簪看起,一直望下看,看到纤腰、看到白衫、看到红裙、看到雪体……最后一直看到了她穿着淡黄色的软袜子和缠着小脚的弓鞋。竟然连小脚都看了,宋代的小脚属于身体的敏感部位,理论上是不能随便看的。鲁达把她从头到脚全都看了个遍。最后一句:“不搽脂粉也风流”,就是不打扮也风流,就是天生本性风流。再结合“虽无十分的容貌,也有些动人的颜色”来分析,可以推断,金翠莲应该长相不差,而且很媚。

    我觉得通过这段描写,鲁达是有意这个小女子了,并且嫉恨起郑大官人,于是便有了后来挑衅打死镇关西的名场面。鲁达是官差,完全可以通过官方出面来解决这件事,可惜鲁达直接把路堵死了。因为金翠莲的愿望还是希望当二奶,鲁达气不过而已。

    而后来,金翠莲并没有回乡,反而又傍了一个大款——赵员外,鲁达在逃难时,住在了此处。后来由于被告发(原著没说是谁,赵员外嫌疑最大),被赵员外介绍去当了和尚(看看赵员外的心思,呵呵)。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鲁智深。

    通篇细读《水浒》这段描写,真的是意味无穷,施耐庵没有直面描写,通过只言片语便把意图透露给读者,不愧为四大名著之一。

    在那个时代,金翠莲只不过是期待过上好日子的女人而已,一个物质的女人,虽然不太光彩,但即使放在当代社会也有普遍的现实意义,看看现在这种人太多了。

相关问题